渐渐消失的老行当:打铁
2015-01-26 17:13:53   来源:滕州日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在过去,铁匠铺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铁匠更是老百姓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种职业。然而,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,机械化生产远远超过传统手工的速度,作为一个沉淀着几千年时代缩影的传统老行当——打铁,已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。



    
  日前,记者在大坞镇寻得一对铁匠夫妻邵传友和时均琴,伴着风箱、炉火和飞溅的铁水,听他们回忆了自己的打铁人生,记者也了解了打铁的奥秘和诀窍,认识了都市生活中这项渐渐消失的老手艺。


 
  千锤百炼三十载 
  
  在大坞镇,大多数村民都认识邵传友、时均琴这对“铁匠夫妻”。每年农忙前,这对夫妻的打铁摊都会出现在各村庄的街头,他俩凭着打铁手艺为乡亲们提供了便利。风箱、砧铁、大锤、小锤,还有炭火里的煤烟,以及那叮叮当当的锤击声,伴着他俩从东到西,从南又到北。邵传友今年58岁,家住大坞镇牟庄村,祖辈就是铁匠,他从10多岁跟着父亲学习这门手艺,结婚后开始和妻子走街串巷打铁,至今已有30多年。
 
  打铁是一种原始的锻造工艺,在考古调查中发现,自商代中期起,我国就有了开始使用铁器制品的现象,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,但打铁盛行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农村。过去,打铁是一门谋生的好手艺,大到锄头、镰刀、斧头,小到菜刀、剪刀、锅铲,甚至工厂的一些铁制零部件,都需要铁匠手工制作完成。邵传友说,当时,大街小巷分布着不少打铁铺,农村里也时常可见流动的打铁人,平均每天能打上百件铁器。
 
  打铁是一项需要默契配合的技术,夫妻俩谁也离不开谁。一把烧红的镢头从火里拿到砧铁上,邵传友左手掌钳,右手拿小锤敲,媳妇时均琴则抡起大锤砸,一大一小,一起一落,夫唱妇随,富有节奏。正是这缺一不可的配合,让时均琴一直追随着丈夫干这苦差事。“累是累的,可他少不了我呀。”时均琴笑着说。


 
  岁月磨出一身硬功  
  
  老话说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在走南闯北的打铁岁月里,邵传友练就了一身硬功,更重要的,还有被岁月磨出来的经验和技术。邵传友说,看似简单的打铁手艺,好坏全凭着手上的功夫把握。别看打铁的动作简单,似乎只要敲敲打打就行,实际上,打铁要求一气呵成,不像其他一些手艺有重复修改的机会。
 
  炉灶里火光通红,邵传友娴熟地用长铁钳夹住一件铁器送往炉中。铁器烧到通红时,立即将其挪到砧铁上。“掌握火候是最重要的,有的农具能用好几年,并且越用越好,有的用不了一段时间就坏了,这跟火候掌握有很大关系。” 说起打铁的技巧,邵传友如数家珍:“一把铁器打得是否耐看又耐用,关键在于打铁中淬火和回火工序。淬火过程中,冷却的火候和时间全凭经验,只有经过多年的实践才能掌握。”
 
  邵传友说,这打铁是个不能糊弄的活,锄、锨、镢拿过来,行与不行人家拿回去一试就知道你的手艺。因为夫妻俩的手艺好,乡亲们认可,都愿意使用他家打制的铁具,有生锈、磨损的农具也等着让他们来维修。



 
  
老手艺没了传承人 
 
  “七十二行三样苦,打铁挑脚磨豆腐”,打铁排在第一位,不仅要花大力气抡锤子,还要忍受烟熏火燎,特别是到了夏天,这份辛苦更是难以忍受。“虽然辛苦,但是现在还需要有人来做这行当。”正是这种被需要,让夫妻俩几十年来守着打铁摊子,内心充盈着成就感。只不过,随着机械化、电气化程度的提高,打铁这门手艺的市场越来越小。邵传友介绍,在过去,农具的种类繁多,有数十种,现在种地都使用机械,许多农具都被淘汰掉了,常见的只还有镢、锨、锄这几种,所以生意是一年不如一年。“如今,外出打工都要比铁匠赚得多。”虽是这样,邵传友夫妇却因割舍不下这门手艺,而不愿转行。
 
  对于打铁行业的没落,邵传友想得很开。他说,时代在发展,这些纯靠力气和技巧的手工活,被工业化的操作取代,是很自然的事情。不过,让邵传友觉得有些遗憾的是,自己的手艺面临着失传的困境。他曾想过教孩子打铁,但是打铁辛苦,孩子们对此都没有兴趣,也曾考虑过收徒弟,却始终没人坚持下来。
 
  “这一辈子,除了打铁,就是打铁了。”如今,邵传友夫妇依然在这个行当坚守着。他们说,打铁已经成了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甚至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 
(记者:李丹/文 曹昌宇/图   编辑:刘珊)
 

相关热词搜索:打铁 

上一篇:济宁七旬面塑艺人王衍太扎根滕州
下一篇:老艺人胡子的鼓声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