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统才:眷恋祖国 许身孺子
2000-06-27 13:31:00   来源:滕州在线   评论:0 点击:

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但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,还要干出一流的工作成绩。”刘统才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在参加工作时,就为自己的教学定下了这样的奋斗目标:“一年上路、三年成熟、六年成才”。
 
  了解一中刘统才老师的人,都知道他有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,因为他曾放弃过美国的“绿卡”。谈到他的英语教学,都为他的“轻松教学法”所折服,更赞佩他那课堂上潇洒自如的双手书法、简笔画。从教20年来,他荣获了多少荣誉、拿了多少奖,连他自己也数不清,别人反倒脱口而出一大串:全国中小学英语园丁奖,全国英语奥赛辅导的学生2人一等奖,辅导的学生竞赛山东省总分第一名,教学论文省级一等奖,市级教学能手、十佳标兵、先进班主任、优秀共产党员……
  刘统才1981年入党,同年毕业分配到一中任教,风华正茂的他,凭着青年人特有的热情和干劲,全身心地扑在党的教育事业上,把才华和汗水无私地奉献给那些求知若渴的学子们。1989年,刘统才因工作成绩突出,作为山东省英语教师的优秀代表,由国家公派赴美留学。留学期间,正值国内发生了“六四”政治风波,许多美国朋友及单位诚心劝留,有上门劝说的、有打电话的,有时一天打过十几个电话,纷纷许诺以高薪、洋房、小汽车等。面对这些诱惑,他首先想到的自己是一名炎黄的子孙,理应抱效祖国;自己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,不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忘记党旗下的庄严宣誓。面对各种劝导、邀请以至物质诱惑,他并没有为之动心,而是不负祖国人民的重托,潜心深造。学业期满后,他毅然放弃了“绿卡”,归心似箭般地回到了他热恋的一中讲坛。回国后,他根据在美国的所见所闻,结合我国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,近代百年的屈辱与抗争,建国前后新旧社会两重天的巨大变化等,给多家单位作了十几场题为“美国之行”的报告,使众多思想认识模糊的人,弄清了美国“民主”、“人权”的虚伪性与唯恐中国不乱的真实面目,看到了中国的未来与希望。
  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但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,还要干出一流的工作成绩。”刘统才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在参加工作时,就为自己的教学定下了这样的奋斗目标:“一年上路、三年成熟、六年成才”。“留洋”前的他,英语教学已是居高临下,驾轻就熟;“留洋”后继续执教中学英语,已变得触类旁通、游刃有余。然而,他并没有仅仅满足“一桶水与一碗水”的比例,而是细心琢磨如何在更高的层次上使学生从“学会”向“会学”转变。鉴于此,他创造了中西合璧的“轻松教学法”,鼓励学生在课堂上积极发言,进行师生之间,生生之间的对话。他讲起课来,妙语连珠,收放自如,板书不但漂亮,而且双手左右开弓。课文中涉及到的山水花卉、虫鱼鸟兽,刘老师信笔画来,甚为娴熟。学生的兴趣总是被他像磁石一样所吸引,一堂课下来,同学们不但感觉不到疲倦,反而觉得轻松自在。听过刘老师课的人,无不留下深刻印象,枣庄市教研室的教研员称他是“枣庄市英语教学战线上的一面旗帜”。
  俗语说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日功”。刘统才精彩的课堂教学,不单是“留洋”的底蕴所至。了解他的人都十分清楚他为之付出的艰辛与汗水。这些年,他一直自费订阅数种英文版报刊,不断从中汲取营养;每天坚持听半小时的英语广播;时常从他人身上借鉴良好的教学方法。尽管他已是从教20年的老教师,但是他对待每一堂课,总是按新课来备,依然写详案,依然像青年教师那样设计板书。对于办公桌上每天两摞厚厚的作业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全批全改。为了帮助学生扩大课外阅读面,他精选了300余篇时政、人物、历史、科技及文学名著的短文,自费到打字社做成塑封卡片,分发给学生传阅,深受学生的喜爱。
  刘统才的教学观是“学生至上”。为了实践这一观点,他几乎累垮了自己。由于职业特点,长年站立讲坛,他患了严重的下肢静脉曲张病。1995年医院就开具证明:该同志不适合再上讲台。刘统才把“证明”藏了起来,连送了1996、1997两届毕业班。1998年,学校得知实情后,硬是让他休息治疗。动过手术后,根据医嘱,至少半年才能工作,可他在家只休息了一个月就重返了讲坛。他认为,共产党员就应当做到无私奉献。
  1999年,刘统才被学校提拔为教育三科科长,主抓高三。三科的管辖范围从高一到高三有22个教学班,1400多名学生,这在其它地方相当于一所颇具规模的学校。为了做好科里的工作,他率先垂范依然兼任两个班的英语课,遇事与同志们商量,处处以身作则。每天早操第一个去的是他,晚上查寝最后一个走的还是他。很多时候工作起来来不及吃饭,就让爱人送饭到办公室。他用这种忘我的工作精神,带领三科的老师们精诚团结、合力拼搏,在历次的教育质量评估中,均取得了枣庄市名列前茅的好成绩。
  有人说,学生不会忘记一名好教师。这话对于刘统才来说有着充分的印证。学生颜伟说:“我去年有病,是刘老师在家亲手做了鸡蛋面,给我送到寝室。”贫困生孙勇说:“我家经济困难,刘老师经常给钱给物,不但资助了我就读,更滋润了我的心灵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”还有那些毕业多年的学生,有的在清华大学研究生院寄来贺年卡,有的获了双学位在省直机关里时常捎来问候,还有的从国外打来祝福的越洋电话……(马洪峰 渠志冰 吕士跃)

相关热词搜索:刘统才 眷恋 祖国

上一篇:王其金:天高任鸟飞
下一篇:刘春安:救死扶伤情 春来报平安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