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忆滕县抗日英烈马维新:血染沃土 忠魂长存
2015-08-06 11:00:11   来源:滕州在线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在大坞镇境内的滕州市烈士陵园里,有一座“马维新烈士之墓”,其实墓里面仅有烈士家乡的黄土。由于马维新客死他乡,牺牲的时间久远,他的家人一直不知道他的尸骨究竟葬到何处。

  在大坞镇境内的滕州市烈士陵园里,有一座“马维新烈士之墓”,其实墓里面仅有烈士家乡的黄土。由于马维新客死他乡,牺牲的时间久远,他的家人一直不知道他的尸骨究竟葬到何处。但大家都知道,他既是爱国学生、有高尚情操的文化人,又是抗日灭顽的勇士、指挥员。他热血染沃土,忠骨丢荒野,是被人民永远怀念的英烈。 



 
左一为烈士弟弟马昭宣,中间为烈士侄子马士全,右一为烈士“发小”张福坤
 
  近日,笔者前往官桥镇轩庄村,见到了马维新的弟弟、已82岁的马昭宣老人。他虽然身体不好,语言表达不是很清晰,但每当提到大哥马维新的名字时,老人家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失声痛哭。他断断续续地讲述了有关哥哥马维新的一些故事。为了了解更多的烈士事迹,马维新的侄子马士权,拿出了一直精心保存历年版本(多次换发)的马维新“革命烈士证”、“军烈属光荣牌”等证件,并找来了马维新的“发小”、已89岁高龄的张福坤老人。张老先生思维清晰,对以前的事记忆犹新,他述说了马维新当年热血报国、舍生取义的抗日故事和悲壮人生。      

  弃笔从戎 参加抗日      

  马维新出身于官桥镇轩庄村一个医药世家,父亲马广德是当地的乡医,勤奋好学,精通医术,长期为乡亲们治病救人,深受大家的尊敬和爱戴。马维新生于1920年,正值军阀混战的年代,其父目睹国家动乱,民不聊生的局面,希望国家安定富强,老百姓安居乐业,于是给自己头生大儿,起了一个“维新”的名字。受家庭的熏陶和影响,幼年的马维新,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成绩优秀。他怀着“知识改变社会”的梦想,先后求学于滕县、济南等地,后毕业于山东大学堂师范馆。   
  马维新原本想完成学业后,当一名教师,教书育人,但目睹当时日寇猖狂,国土沦陷,他毅然放弃安逸,跟随姑父朱维贞参加了抗日武装。加入队伍后,姑父朱维贞对他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有加,但是对他要求很严格,一开始就把他放到队伍的最“基层”当一名普通战士,参加训练和偷袭鬼子的战斗。他刻苦训练杀敌本领,进步很快,不久就成为“神枪手”,在以后的战斗中发挥了作用。  
    
  英勇杀敌 屡立战功      

  随着抗日形势日益严峻复杂,马维新所在的抗日武装队伍,先后归属于国民党暂编六师孔昭同部、八路军115师。马维新与姑父朱维贞深刻认识到,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,是铁心抗日的武装,是真正一心为老百姓的队伍。在以后的对敌斗争中,他表现英勇,灵活机动,屡立战功。后因领导见他学历高,知识渊博,就安排他在警卫营当文书,负责文字工作。他工作积极主动,利用在书本里学到的知识,运用到战场上,发挥了领导的“军师”参谋作用。在日伪偷袭当地区委驻地的战斗中,他向领导建议采用“围魏救赵”的计策,趁机就近端掉了敌人非常“空虚”的老巢,起到了一举两得的最佳效果。在部队,他任劳任怨地干好每项工作,既是文书,负责各种文字材料的起草、上报,处理各种文件,还主动帮助战士识字、学文化,讲解、宣传革命道理。平时,他认真负责和保卫好领导的安全,做到精心、细心,确保万无一失。马维新还多次乔装打扮成拾粪的老百姓、苦力民工,到日军控制的滕县、邹县、枣庄等地及炮楼据点,侦察敌情,在为消灭日伪军所展开的历次战斗中提供了准确的情报。      

  临危受命 不幸牺牲      

  1940年,马维新的敬爱首长、姑父朱维贞被顽匪申宪武杀害,他悲愤填膺,发誓要亲手活捉、杀之。马维新被上级任命代理朱维贞生前的(营长)职务。在以后的抗日斗争中,他充分利用在战斗中积累的斗争经验,发挥好每个战士的聪明才智,采用灵活机动的战术消灭和打击敌人,多次消灭和粉碎日伪对我军根据地的“铁壁合围”扫荡政策。日伪对这支部队恨之入骨,曾与当地土顽联合,试图铲除之,但均没有成功。在部队严重匮乏枪支弹药、医药、粮食等物资的恶劣环境中,他和其他战士一道,克服种种困难,与敌人周旋于曲、泗、邹、滕、费五县。1944年,当马维新带领队伍在邹县东部北谷山一带执行任务时,被日伪层层包围,他指挥大家一边沉着应战,杀敌无数,一边撤离现场。在突围过程中,马维新不幸中弹牺牲,牺牲时年仅24岁。   
  当马维新父母得知自己的儿子牺牲后,虽然悲痛万分,但只能是“泪往肚里流”,始终不敢声张。因为当时日本特务、二鬼子非常活跃,如果这些人知道谁家有人参加了共产党、八路军,那么这家人今后的日子肯定(过得)不会安生。“纸里包不住火”,后来马维新的家庭,还是先后遭受到了当地的日本特务、二鬼子、还乡团的侵扰,其父马广德被汉奸二鬼子、还乡团逮去毒打,并牵走家里的耕牛。马维新在参军前,娶了个媳妇叫陈殿云,一直住在马维新家里。虽没有一男半女,但长得一表人才,且贤惠孝顺。马维新牺牲的消息一直瞒着她,直到解放后,时任村妇联主任的陈殿云到滕县参加会议时,才得知丈夫马维新牺牲的消息。后在家人的劝说下,改嫁他乡。   
  由于日夜怀念儿子,其父马广德50来岁就病逝了……   
  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”党和人民将会永远铭记英烈的名字,马维新烈士的忠魂将长存世间!

相关热词搜索:忠魂 英烈 沃土

上一篇:记110、119、120人员:与烈日抗争,为百姓护航
下一篇:高温下的送水工、快递员、装卸工:烈日下,他们在奔走

分享到: 收藏